在一个过去15年年均增长达二位数,而且己完全市场化的中国涂料工业领域里,你看不到垄断央企,15年前曾经一统天下的国企被超过9000家涂料企业(比全世界其它国家涂料厂总和还多)打得溃不成军,曾经无比辉煌的涂料上市公司:天津灯塔,武汉双虎及渝三峡早己风光不再。外企和众多民企正斗得天昏地暗。国际涂料巨头挟品牌,管理和技术优势在过去二十年中通过在中国合资或直接设厂攻城掠地,大有垄断中国涂料市场之势,目前外资在中国涂料市场占有率超过30%,尤其是建筑涂料领域。
  
  在过去二十年里,世界级涂料巨头们纷纷在中国设厂以及研发中心,中国涂料工业生产技术,管理,产品品质及研发正日益全球化。在这些“老师”引导及充分的市场化环境中,一大批优秀的民营企业迅速成长起来了,在今天的中国涂料市场,越来越多的涂料民企正向阿克苏诺贝尔、PPG、立邦漆等国际涂料巨头发起强有力的挑战。
 

过去的二十年造就了一大批高质素的涂料人,制造涂料所用的绝大多数原料在中国都有能力并且都在生产。中国涂料领域充满活力。几乎所有的企业均渴望新技术、新产品,渴望产品与众不同,渴望自己的企业有顽强的生存能力。
  
  2009年中国涂料产量达755万吨,其中汽车涂料占6%,约为45万吨,木器涂料占10%,约为74万吨,船舶涂料占5%,约为40万吨,粉末涂料占11%,约为80万吨,其它工业涂料占33%,约为253万吨,建筑涂料占35%,约为264万吨。按年产量来算,我国涂料行业己挤身世界最前列。但人均涂料用量仍非常少,我们认为在庞大并正迅速增长的市场需求面前,今后10年中国涂料工业翻一番不会是梦!
  
  第一部分中国涂料工业现状
  
  企业管理现状
  
  不可否认,像阿克苏诺贝尔这样的国际巨头有完善的管理系统:内部管理扁平化、矩阵化、透明化、规范化及运作标准化是其核心;企业注重员工素质及技能的提高,各种类型的培训使得员工时刻感受到在学东西;在这样的企业,不要求员工是万能的,团队的合作和协调比什么都重要。然而,当你年老珠黄时,你将深切体会到什么叫被无情抛弃的感觉。中国人对家的感觉特别深切,绝大部分的员工希望所服务的企业是自己的另一个“家”,外企毕竟是外国人的企业,在这点上他们仍然没有透彻地理解“家”的感觉,虽然进入中国已有二十年。
  
  民营企业给我们展现的是另一番场景,绝大部分民企的老板都渴望成长把企业做大,他们中不少人也曾花巨资读MBA,渴望学习先进的管理方法,有些企业渴望以空降的方式从外企挖人来提升企业竞争实力。然而骨子里的不放心导致他们试图管住一切,笔者认识一些年销售过亿甚至数十亿的老板,他们连两千元的开销都要亲自审批,在老板的“带动下”,绝大部分民企实际上实施垂直化管理,团队的协调合作仍然让位于全能化的英雄。部门之间缺乏合作及技术人员之间不交流基本上是多数民企的短板。但在民企工作尤其是核心骨干,绝对会发现有家的感觉,上述的管理模式导致老板和核心员工之间的互相依存,共同进退。
  
  这两种管理模式的巨大反差导致外资企业看问题大气,有一定的视野,但员工忠诚度存在疑问,而民营企业对问题和市场的看法更多来源于直接感受,缺乏清晰的企业中长期规划。
  
  市场现状
  
  ◆中国建筑涂料领域产品品质和制造技术与国外差距不大。工业涂料领域则严重缺乏核心竞争力。
  
  ◆9000家涂料企业中,年销售量过十万吨的不会超过两位数,年销售量过二十万吨的大型涂料企业更是寥寥无几,八成企业为中小型,绝大部分技术自主开发能力不强,主要依靠模仿型技术创新发展起来,产品的同质化现象很严重。一味的模仿,即便是曾经占据大部分市场的几大品牌也有点后继乏力的表现。依靠勤奋,低价和关系成了他们生存的根本。
  
  ◆有些企业弄虚作假,急功近利为降低成本而使用劣质原料。各厂产品品质差距大,不少劣质及有害原料仍被使用。
  
  ◆高端及特种助剂、颜料、树脂和溶剂严重依赖进口和国际大公司。
  
  ◆科研机构和大专院校也没有真正地面向市场,与企业之间的联系不紧密,以企业为主体的产学研结合的创新机制尚未形成。
  
  ◆在准许并容纳广泛多样的可再生资源方面,以及对生物技术应用重视不够。
  
  ◆中国缺乏国家层面对涂料工业领域的规划,与欧盟,美日及其他国家的研究规划协调不够。法规制订严重滞后,缺乏国家层面对行业的规划和引导。对已有法规实施乏力。许多在欧美己禁用的物料在中国仍在大量使用之中。
  
  ◆涂料用助剂、颜料、树脂和溶剂严重依赖石油,在原油价格日益高涨的今天和明天,涂料制造成本将严重制约涂料工业的迅速发展!